学术观点

学术观点

您当前的位置: 学术观点
高敏雪教授: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应该怎样编
时间:2015-11-20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要“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应该说这是一个此前无人涉足、但对中国当前资源环境管理具有重大意义的课题。此后有关这方面的呼吁不绝如缕,会计界、审计界、统计界以及相关研究机构均有不少相关研究和实验跟进[6][7][8][9],政府各部委也开始据此编制相关规划和核算试点方案。但总览这些成果,感觉在自然资源资产负债定义、基本框架设计思路上存在着很多误区,致使整体研究并未取得突破性进展,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套用“绿色GDP”核算思路进行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研制。为此我结合自己十余年来在国民经济核算、环境经济核算以及企业会计方面的研究基础和经验积累,形成了一些不同于当下思路的想法,现提供有关方面参考讨论。

应该怎样看待自然资源资产负债核算?我认为,不能直接将“绿色GDP”核算思路套用在自然资源资产负债核算上。从GDP到绿色GDP,这是针对当期经济活动流量的核算,而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则属于存量核算。以流量核算思维解决存量核算问题,这相当于是一条死胡同。为此我们必须转换思路,以存量核算思维开展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研制。

如何搭建自然资源资产负债核算的基本框架?我认为,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不是孤立存在的,不能悬在空中,要以自然资源管理实践为根基,要与现有其他核算体系相衔接。因此,我给出了一套包含三层架构的自然资源核算体系,其中,基于自然资源实体的资产核算表直接衔接环境经济核算的环境资产账户,然后通过经营权益下的资产核算表作为过渡,最后扩展到基于开采权益、以超采定义负债的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这样编制的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不仅可以作为评价对应经济主体(部门或者区域,甚至细化到企业层面)在处理经济增长与资源消耗之间关系协调性的有效依据(即引言部分所提到的“评价”功能),支持“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更重要的,它可以详细描述整个资源管理过程及其结果(即引言所述“描述”功能),使核算直接成为管理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